雕栏玉砌应犹在

仲孟一生推。玄亮策瑜权逊是初恋。

【刺客列传/全cp】假如他们会说情话

#又是一次契合度测试

【仲孟】

这千万朵玫瑰,我只看到了你。——圣·埃克苏佩里

 

 初识只作乍见之欢,日后惊于久处不厌。

 

 人的情意从来不由自制,像不期而至的鸟,像走上悬崖的脚。

 

 原本安于位卑言轻 却因你生窥神之心

 

 虽然有很多只是雾水情缘,不过没关系,哪来那么多一生一世。——《2046》

 

你是不是偶尔也可以珍惜我一下。

 

我知道,我是无法成为你的伴侣,与你同行。在我们眼所能见耳所能听的这个世界上帝不会把我的手置于你的手中,这些,我都已经答应过了。——简媜

【执离】

你知唔知我系度沟你啊?(你知不知道我在追你啊?)

 

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木心

 

月亮转动它梦的圆盘。
最大的那些星星借你的眼睛望着我。
而因为我爱你,风中的松树
要用他们的针叶歌唱你的名。
------巴勃罗•聂鲁达

 

我真不知道怎么才能和你亲近起来
你像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目标
我琢磨不透
追也追不上
就坐下哭了起来。——王小波

 

【双白】

手握山河剑,愿为君司南。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顾城

 

你穿越我心灵的旷野 
如同阳光穿透水晶般容易——罗伊·克里夫特

 

【钤光】

我爱着,什么也不说; 
我爱着,只我心里知觉;
我珍惜我的秘密,我也珍惜我的痛苦; 
我曾宣誓,我爱者,不怀抱任何希望, 但并不是没有幸福 ——只要能看到你,我就感到满足。——缪塞

 

一直望向你的灰鸽子是我。

在寂静中爱着你的人,是我。

 

你笑一次
我就可以高兴好几天
可看你哭一次


我就难过了好几年

 

 

我以为这长长一生,只要我孜孜不倦,命运总会赐我一个稳妥的安排。然浮华落尽,路途遥远,我始终还是没有办法走到你的身边。

 【裘光】

唯你最深得我意,也只你最不识抬举。

 

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贺铸

 

你寂寞时,请念我的名字。——普希金

 

如果你要回来
请早点告诉我
我不能再喜欢上别人了
如果你不回来
我还是不找你了
免得你又笑话我离不开你。

 

 

 

各处摘抄而来,很多都忘了出处,有些是文学大家的作品,有些是自己比较喜欢的网络文学,ooc遍地。

顺便说下自己眼中的仲孟吧。

学宫初遇的一眼万年,相知相伴的两生欢喜——初识只作乍见之欢,日后惊于久处不厌。

仲堃仪的日益膨胀的野心与难以抑制的情感——可人的情意从来不由自制,像不期而至的鸟,像走上悬崖的脚。

孟章的隐忍慈悲与淡淡的不甘——你是不是偶尔也可以珍惜我一下。

 

 

【刺客列传】论刺客列传与古风歌词的兼容性

【双白】

风波数十年,我拍剑,我拍剑,我拍狂剑立君前。
庙堂高且远,你并肩,你并肩,你并肩化我心头三重雪。

微雨涤红尘,你缓步回身,敛眉以相对
「孤之厚爱,除却君外,泱泱天下无人再相配!」
清风吻双眉,飞花落衣袂,万言俱轻微
应此一句,竟是高难——
百尺丹墀轻一跪。——《拜君前》

 

 

 

【仲孟/孟章个人/仲堃仪个人】

追省何必深 得过且过
世间十般疏离事
当中总有八九 讲不清因果——《珠璧》

 

 为何明知晓结局,却还空允我期许
你可知那是我半生欢喜。——《问佛》

 

 冢上碑 平生事无需提 寥寥无字只愿以你名题尾 
来世复相会 定比千万万旁人先到来——《薄暮》

 

 第一杯谢铜板 雪里送炭
你说古来王侯生贫贱
第二杯谢肝胆 相照无端
付命也开颜
第三杯谢豪权 生杀由断
直把那少年心性荡个遍
你既慷慨至此 却教我如何还——《棠红棣雪》

 

 孤墙悬图景 摩挲山河春未改 
游思无端风随 遍寻故人何处在 ——《深雪故人来》

 

 廿载星沉海底筹谋盘算 须赠与烽烟
诡谲权柄棋局 落子无畏 誓只手遮天
令千秋江山听我狂言——《千秋无让》

 

 

谁情深深如沧海 却望而却步
谁算尽机关一叶障目
谁含笑看英雄成白骨
声色荣华都落幕 梦醒无人主沉浮

爱恨盘桓或踯躅 到头都轻如无物
六国兴亡八方风雨 又何尝在乎

一厢情愿的倾慕 万人之上的孤独
弹指繁华百年归诸 最终的最初——《不溯》

 

 

已尽事本皆归尘 吹不散拢又浑
任浮命途中轻问
得问后复智答诚 诏天下民臣
孤从不悔登极圣——《致陛下书》

 

 

【乾坤】

纷争不休 胜负自有缘由
昨夜冤仇 大笑在梦醒之后
志趣相投 三杯两盏淡酒
知己我有 风浪中与他相守——《天命风流》

 

 万人中 蓦然一会唔 举世荒如海 
绝境处 浮光刀剑下 当歌浮一白 
辞别日 我走咸阳道 君登明月台 
再相逢 相望唇口难开——《薄暮》

 

 

【执离/执明个人】

喝最烈的酒 恋最美的人
看海阔云高波澜生——《古龙群侠传》

 

 诸君谓我多荒唐 可怜绝世好皮囊
诗才皆废幻真倒错偏好风月穿酒肠
我道诸君愧心乡 举世庸才各奔忙
生时劳苦死来全无到头空棺葬 如何讲

我请铁尺打破规矩圆方
红香美人榻歪坐看无常
蹬上金靴踢开红尘十丈
端得月照云散天清风朗好一茫茫——《非狂非我》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 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 一场繁华。——《倾尽天下》

 

 

【裘光】

我知道无论是多少年后,
哪怕浩大天地千万人中,
他黑色背影你也不会认错,
你能唤他回头,
名字像不曾离口。
你说你也曾想过等到太平之后,
亲口问他:“能不能一起走?”
倘若他对你说“否”,
你该有多含情脉脉,
才能教他点头。
忽然笑容就从你唇边跌落,
声音也斑驳,
问:“他怎能赴死如
说‘爱’般洒脱?”——《坟上土厚》

 

 

这一世人事洞明, 
只是,假作真时真欢喜。 
你困命运连环,我便守往事历历, 
哭哭笑笑皆是倏然的际遇。 ——《筵开》

 

 想借问清风可否 代我为你驻留
抚过你眉间的温柔
似云鸟的守候 缱绻着不知秋——《风流赋》

 

 

【离光】

云破月白剑出那一瞬

至颈侧轻吻
胜负一触即分
生死只在方寸——《古龙群侠传》

 

 

你招风月做弄臣,我要登朝杀至尊
你想我死无葬身,我对你不忍
红的眼,白的唇
何妨年少发发疯
等不等,看谁来日先发狠——《救风尘》

 

 

 

#看了许多《论刺客列传与xx的兼容性》才有的这个脑洞,强行跟风,很多都经不起细究的。

 

 

【刺客列传/仲孟】江山辞(一)

【一】   密闻

“天枢复国,近日民间流言四起,孤王久居深宫,消息不灵便,不知客卿可听闻一二?”

朝会已罢,天璇王独留他于书房叙话,这便奇了。虽他官至客卿,可到底是他国来投,天璇朝堂对他存着几分防备,又兼陵光性子冷淡,连作出鱼水情深的样子也是不耐的,因此他们君臣情分向来淡薄。

紫衣君王的声音隔着层层纱幔传到仲堃仪的耳边,清越如水,却无端令他心神一凛。消息不灵便?天璇死士遍布四国角落,忠心耿耿,虽端居庙堂之高亦知江湖之远,哪有问他这一年前入天璇朝堂,根基尚浅之人的必要?怕还是试探他这天枢旧臣。

年轻高傲的客卿不由得气闷,转而又深深叹息。

毕竟彼此都非真心。

但真心又能如何呢?最后不过是筹谋成空,奔赴他国,惶惶若丧家之犬。

青年眼前突然浮现出绿衣少年清澈如水的双眸——混合着某种希冀的,欢欣的,深深跪拜,或与三大世家周旋之时,偶一转头,就能感到那轻柔地拂过衣裳的目光。

即使是他拂袖而去之时,那目光仍是充满依恋的。

而他那时只是仓皇地出逃,手里紧紧攥着足以令自己在乱世中东山再起,翻云覆雨的印信。

 

“客卿?”君王的声音拔高了,终于显出了几分冷凝。

仲堃仪像先前无数次那样谦卑地低首跪拜:“微臣有所耳闻,半年前,天枢的傀儡新王以雷霆之势向三大世家发难,铲除异己,肃清朝堂,五月前,天枢向遖宿宣战,凌家长子首战大捷,锐不可当,七日前,遖宿与天枢议和,算是正式承认了天枢复国。据传议和当日,天枢都城隐有青龙露于云霄,天枢臣民无不跪拜欢呼。”

这一年来,他的门徒周旋于各国,带回的宫廷秘闻不知凡几,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天枢的动向,他所知是最少的。最后也只能恭敬地说出这人尽皆知的所闻。

“青龙之说愈演愈烈,众多士子竟牵强附会出什么天命之说,街头巷尾,茶楼酒肆,无不热议,微臣斗胆揣测,天枢怕是有一争天下的筹谋,不过北地苦寒,复国之处百废待兴,却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不知王上……”

陵光却意不在此,挥袖示意他停下冗长的述说:“客卿的消息果然灵便。只是客卿不知吗?那新王面容竟与天枢先王孟章相差无几。”顿了顿,又轻笑道,“想必客卿必然不知的,若是知道,怕是不能如此冷静。”

仲堃仪深深垂首:“王上——”慢性毒药,日积月累,浸于骨髓,纵然华佗再世,也难回春,他如何能相信呢?况且都为宗亲,相像一些,甚至于面容若双生子,也是有的。但陵光此举又是为何呢?试探他对天枢的态度,抑或只是单纯地发问。

仲堃仪皱眉,不再言语。

一室静默。

这静默是令人难受的,仲堃仪暗暗想到。他与陵光貌合神离,纵然朝堂上君臣相得,私下里相处总是无言,不似旧日天枢王宫,即使是静默,两厢对视间也尽是欢欣。

 

陵光掀开帘幕走出,执了仲堃仪的手,这更令素来与君王情分淡薄的客卿惊讶,君王却似笑非笑地摇头:“你也要和孤王说什么礼不可废吗?”言罢却叹息一番,眼角低垂,倒令向来冷厉的君王显出几分寂寥。

不待仲堃仪说话,他便另起了话头:“客卿可信死而复生之法?”

“微臣不敢妄言。”他低垂着眉目,谦卑得近乎可笑。曾经有人说过他神采飞扬的样子最是好看,但身投他国,步步谨慎,学宫中舒展着眉目,近乎热血莽撞地谈论天下大势的时光,似乎在梦中也显得很远了。

“客卿志存高远,从未因故人身死而驻足,自然是不信的。”他满意地看着面前人晦暗不明的神情,“可孤王却信。凌家先祖得遇世外高人授复生秘法,却只得有仙缘之人方才得以领会,因此近百年来虽有秘法在手,却无一人窥得天机,这传闻也渐渐湮没。凌家幺女自幼养于古寺,不问尘世,而今却以皙华夫人之尊入主后宫,而新王面容又与先王孟章相差无几——凌家亦非世家大族,而不问世事的幺女却得仅次于王后的夫人之位,必然是勤王之功了。依孤王之见,此传闻不虚。”

仲堃仪倒有些发笑了,死而复生?窥得天机?他起于微末,又在乱世之中运筹帷幄,出人头地,自然不信这些天命之说。

若是真的因果循环,报应不虚,为何励精图治者身死国灭,狼子野心者得享殊荣?一往情深者抑郁终身,冷情无心者独坐高位?

只是君王所言,少不得附和几句。况且他与陵光虽关系生疏,却也常听朝中大臣暗中议论,说是王上一年来四处访求起死回生秘法,所为何人,不言而喻。他虽与公孙兄情谊甚笃,也曾畅想若是他们并入朝堂,互相应和,该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可起死回生之说,到底骇人。

“你自然是想孤王在痴人说梦了。这一年间,孤王遣人四处求医问药,山中隐者,各国太医,闹市医馆,甚至于神社女巫,天璇死士都访了个遍,可他们不是惊骇得跪地求饶,就是失笑不已,你们,定然也在认为孤王任性。”

一年前,君王震怒,若非丞相求情,太医院将全体陪葬。

半年前,天璇皇宫有术士求见,言称可通阴阳,得黄金万两,享上卿之禄,可多日斋戒后不过是空欢喜一场。

一月前,天璇死士访得隐世神医,行至驿馆,神医却留信出逃,信中直言君王执念日深,不治恐伤心智。

民间有颇多揣测,稍有名望的医师自危日甚,佞臣误国之说不胫而走,更有士子以武帝晚年招魂李夫人之事作比,这一年间他虽强打精神励精图治,可到底落了个贪恋私情之名,一向老成持重的丞相劝道:“斯人已逝,王上莫要堕副相英明,惊扰忠魂。”

 

仲堃仪不答,似是默认。

“这是孤王的机会,或许,也是你的。”陵光冷觑他泰然自若的神色,冷笑着丢开了他的手,摇摇头,又走向深重的紫色纱幔内,“到底是志存高远的仲客卿,昔日明主复生,竟也能平静以待——到底不负乱世能臣的名号。”

似褒似贬的评价入耳,仲堃仪只淡然以待。初投天璇之时,更有人以二姓家奴相呼,冷眼嘲讽以待,但只要能栖身朝堂,展胸中舆图,在乱世中活得有头有脸,他人言语,又与自己有甚么相关。只是君臣离心至此,也令他心寒。

“天枢复国,你作为天璇使臣先行一步。孤王处理好朝堂事物后随后就到。”君王拂袖,走进了帘幕的最深处。

帘幕后面目不清的臣子恭敬地行礼告退,淡淡的熏香弥漫整室,仿佛还是一年前的样子。只是君王已非那日日不问朝堂,沉湎旧事的君王,臣子亦不是那光风霁月,整日说着“礼不可废”的臣子了。

    

#第二季出来了马上就要被打脸QAQ,但即使只有一秒钟的小葱可以看还是要追。

#写什么都像不合格的应试作文

高考完后,放飞自我,记几个仲孟梗

小透明决定挖坑啦。不知道刺客列传的官制是和哪朝哪代的相近,春秋战国?汉唐?希望有小天使能解答。

【一】浮生一梦是清欢

性转梗 架空。

亡国公主孟章x新朝上卿仲堃仪。

NE。

 

【二】江山辞

原著向 接第一季末尾。仲孟,衿光,执离,双白,四大官配不拆,裘光友情向。可能会有死而复生。

世界观的话,总体上还是男婚女嫁吧,但龙阳之好,磨镜之风也大行其道,有子母河梗。

孟章假死梗。有原创人物,助攻和帮手之类的身份设定,开头戏份较多,后来会逐渐淡化。应该会苏吧qaq。第二季新人物应该也会出场。待我看看第二季再说吧。

一年之后,天枢复国,仲堃仪作为天璇客卿来贺。秘闻皙华夫人有复生之妙法,陵光为公孙也前来求取。

其实超想看仲堃仪吃醋,所以里面的原创兄妹(皙华夫人,谢将军)应该会与孟章之间有“一凰并一凤,并上帝王塌”,“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谢氏霸天下”之类的传言。

当仲孟关系缓和一段时间后,仲堃仪质问谢家是第二个苏家时,吾王用“本王知道谁才是真正对自己好的人。”怼回去,超期待wwwwwww

总之就是虐虐方方土,争争天下的过程啦。

原创人物只是在之前起个助攻的作用。

应该会达成四国共治的HE吧。

 

高考前总觉得自己所想的梗很多TAT,然而并不是。